麾狐

瘫状态

祝虎杖天使生日快乐!!!

是大家的天使!

狼先生想吃掉我

cp 学弟狼五×学长兔悠

      DK贴贴

      纯情追妻在线,突如其来的脑洞

烂文笔没救

OOC是我的(理直气壮JPG)

其它角色均助攻(?)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第一章     

      “喂,听说了吗?最强狼向上任最强兔发起了挑战。”学生A。


      “真的?这可是天大的趣事。”学生B。

 

       “悟,你不是说要追他的吗?怎么,这传闻。”黑发男夏油杰翘着二郎腿,慵懒靠着椅子道。


      “哈哈哈哈哈,最强狼先生是这样追人的?”家入硝子吐了口烟,满脸写着高兴。


        被问到当事人正摆着一张臭脸,“我只不过是去他班上一个没控制住踹了他的桌子,然后就不好意思对着他的脸就……就这样了。”


        得到答案的两人纷纷捂着脸,脑子里想着这家伙,活该单身。而当事人五条悟,这任最强先生是狼族血统,并且是百分百的纯血统。他的银发似有月光加持,是耀眼却让人觉得舒适的感觉。他的蓝眸可以说是这么久以来狼族最纯的蓝。他的两位好友也是纯血统的狼,三人从小就在一起,因为家族原因。久而久之也就这样了。


        在这个世界里,分为草食动物和肉食动物。这两类经过时间漫长的演变,都是可以自由自在的变回原形或人形。无法随意控制的特殊情况就是fqq,这对于他们而言都是很煎熬的一个阶段。不过有对象就解决一半这种情况。


        关于这任最强狼是如何喜欢上上任兔的?可以说是很俗套的一见钟情了。

       一天,五条悟这纯血统的狼再次被人找架。这就是最强的烦恼啊,知道是最强也要找上门,这使五条多不无聊。只不过这天那群虎使了点阴招。这不,五条最帅气的脸给划了一下,两位好友怼他去医务室看看。

        在医务室他看见了一只小兔子躺着白白的被单上。下一秒,嘭!小兔子又变回了人形。五条悟小鹿乱撞的心啊,受不了就跑出了医务室。


      “嗯?刚刚是有人来了吗?”小兔子问了问医务室小姐姐——钉崎野蔷薇。

       “没有吧,话说虎杖你这几天要注意身体。你今天连原形都变回来了。”他拉开了床帘,这个男孩子有一头樱花色的头发,他的眼睛像是带在太阳光。“知道啦,我会注意的,谢谢钉崎。”

        

        跑出医务室的五条悟心还在怦怦乱跳。甚至于耳朵和尾巴都冒了出来。夏油和硝子过来看他恰好看见这一幕“又有新的佻侃点了。”两位“恶魔”相视一笑。

       

       “悟,来趟医务室怎么尾巴和耳朵还冒出来了。”兽人们在心跳加速或是心情有波动时耳朵和尾巴就会控制不住而冒出来。

       

       “我好像恋爱了。”夏油和硝子一脸你怕是吃错药的表情嫌弃着面前的这个家伙,然后就是转身就走。

        

       他们所在的这个学校是草食和肉食动物的混合学校。只不过草食动物和肉食动物各自有各自的空间,一般情况下双方都不会去干涉对方的事情。而草食班和肉食班的老师们也是互不接触,能无视就无视对待对方。毕竟肉食性对草食性而言是很恐怖的存在只要双方不去触犯双方的规则就平安无事度过。但是嘛在医务室难免会相遇。就比如五条悟不就遇见了虎杖。

       

        从那天起,五条悟就会开始出现在了草食班门口,偷偷的去看那个粉发的男孩。当然是被草食班老师抓了个正着,“最强同学,请不要在草食班晃来晃去,影响同学们学习。”男子推了推眼镜,拿着书。是智慧的味道,是靠谱的大人。

        

       作为最强也不能在老师眼下闹事,当然如果是在肉食班五条可就干出他该干的事了。最强先生就暂时撤退了。然后接下来就是又重复了一样的事情又是一样的结果。完全没有进展可言。就是来看看他然后就是被赶回去。


       “悟,你这几天很勤奋去草食班啊。”夏油道。

       “不是说了吗?我好像恋爱了?”

       “就你,哈哈哈哈哈是失恋吧。”硝子道。

       “你们,能不能帮帮我打听一下草食班的粉色兔子。”五条悟边沉迷于他,边拜托着。

        “真的假的,你五条开窍了?”夏油眼中是怀疑,脸上写的更是你在搞什么鬼。

       “夏油,我们就帮他一下,虽然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搞什么鬼。”硝子带着诡异的笑容。

       

         五条这几天也是继续着前些天的生活就是去看看他,而他的两位好友正在帮他打听打听那只兔子。只不过今天的五条悟和往常的有些不一样,不一样的在虎杖朝他看了看,并给了他一个很甜美的微笑。这是一发不可收拾了,五条悟红着脸就跑了。

        而在教室里笑着的那个孩子其实是对着五条身后的人——伏黑惠笑着。伏黑惠是虎杖的好友和医务室的钉崎一样。伏黑惠不同于钉崎的就是他是肉食班的黑犬。伏黑之所以很理所当然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草食班都知道他和虎杖是很要好的朋友,并且伏黑是绝对不会伤害草食的。

        

        作为好朋友的他们,每天都是一起上下学。他们还是邻居,这是很令人羡慕的关系。当然钉崎也会和两人一同上下学。


       “听说我们现任最强最近经常往草食这边跑 没什么事吧。”伏黑担心的问着。

       虎杖手里收拾着书包回答着伏黑。“事倒是没有,只不过最近草食班的同学们看见他可开心了,班上的气味氛围都有点不对劲,果然那个人的脸很帅呢。”虎杖打着哈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伏黑倒是,最近少往这边跑了,女孩子可失望了,还想着约你出去玩让你教一下做菜什么的。”伏黑惠在草食班也是很受欢迎的,他的外貌和性格以致于他是肉食动物这个事都不影响。

        “可别说了,最近挺多事忙的,我们等会去甜品店吧。”

   

        说巧不巧,去甜品店碰到了五条。害羞的五条并没有主动向他们打招呼。还是虎杖主动开的口“呀,五条同学好巧,你也来吃甜点。”

        “啊,前……前辈你们好。”五条现在十分紧张,紧张到手抠手,脚趾挠地。


       “我推荐这里的毛豆生奶油喜久福哦,特别好吃。”虎杖很自然的说着,而另一方却是起身前往前台要了份喜久福就走出了甜品店。


        虎杖尴尬的和身边的伏黑说“他是不是讨厌我?”

        “谁让你这么自来熟的感觉。”伏黑无奈中透着无奈。








       tbc.

        写着写着就扯到外太空

         在被打边缘疯狂试探

        


        

        

       

       


        


       

       



        


        

        

      

DK贴贴,这对的相处方式好好

笨蛋dk的小委屈

cp五悠 交往中 OOC归我

笨蛋情侣的笨蛋日常的笨蛋甜甜

小情侣吵吵闹闹什么的不也是爱的一种表现吗

废话完毕,开始流水账甜蜜日常

贼菜的菜鸟文笔





—————————————————————————————————————————— 

                    五条猫猫的小委屈

        白发蓝眸的少年,慵懒的伸着腰,宛若一只大猫猫。旁边樱花发色的少年看着他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悟前辈,到吃饭时间了。”

         被叫的少年一脸很不爽的咂了一下舌。

         也对,这是樱花发色少年能想到的。没办法,谁让他的悟前辈就这个德行呢。喜欢他就宠他。

         “好啦,前辈,不要一脸不爽嘛。”

         “悠仁明明今天说要带便当来的。”五条悟委屈道。是的,今天的因起晚好并没有时间做便当,这个让悠仁起完的罪魁祸首就是此时在委屈加不爽的五条悟。因某人昨天晚上的纵欲:过:度。五条悟就是这么个明知故犯的家伙,奈何虎杖就是很宠着他。

       “悟前辈。”虎杖叹了一口气,他知道五条悟的委屈巴巴自己是要好好哄着他的,“好了 前辈。今天晚上来我家给你更多你喜欢吃的。包括我也是。”五条瞬间就不委屈了,一把抱住悠仁“我就知道我家悠仁对我最好了。”



                       悠仁猫猫的小委屈

         五条悟又于晚上不:节::制,第二天还要好好上课。对于热爱学习的悠仁来说,这是令他很苦恼又不知所措的事情。他和五条交往以来,两个人在学校里是正常度的贴贴,但是只要进了对方家门那可就是很恐怖的事情了。

        悠仁决定几天都不贴贴五条了。“悟前辈,我这几天不要去你家了。”悠仁小小声说,但这个声音足以让五条悟听见。

        五条悟一个垂死病中惊坐起,“悠仁,什么?!不要,怎么能这样。”五条悟摘下墨镜使用了他的脸杀技。对悠仁造成10000086+伤害,“为了我能好好上课。”悠仁没有改变他这次的想法。

        “哦?”五条开始悠哉悠哉,翘着二郎腿,态度不紧不慢,不在乎。一脸随便你的表情。

        悠仁突然背后一凉。

        “那悠仁,我们先一起去吃饭然后我把你送回家吧。”两人一起去吃了个饭,然后是手牵手回家。

         “前辈就送到这里吧,这几天不能哦。”

        五条看着悠仁上了楼,他并没有走开,而是走上了楼,这个男人才不会和悠仁分开几天晚上呢。

        趁虎杖还没有把门关起来,对方的手就扒在了门上。“悠仁说这几天不去我家,并不代表我不能进你家里面。”

        五条不等虎杖反应过来,就在对方的唇来了个蜻蜓点水般的亲亲。

        悠仁的脸火辣辣的红。

       “悠仁,我们一起看电视,今天晚上我什么也不干,好不好。”

        悠仁看着眼前这个大猫猫似的恋人,只得笑一笑,两人一起坐在沙发上。悠仁被五条整个环住,在五条怀中。两个人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在电视前不知何时睡着。

        第二天起来的悠仁是在五条怀里醒来的,他紧紧抱着他。悠仁感觉着五条的呼吸,趁人没醒在他唇上也来了个亲亲。



   



            👀我也不知道我在扯什么系列

             强行end

        




【凛遥】小小段子


“凛,你喜欢我吗?”

“说什么傻话,我当然喜欢你,或许真的不是喜欢,是爱你!”

“那你为什么不敢在别人面前承认我们的关系!”

“啊!不是这样啦,我只是在想。再过阵子不是过节了嘛,到时候就向我们的朋友亲人宣布!我们在一起了。”

“凛……你不会嫌弃我吗?”

“哈?!!Haru你怎么会说这个,我嫌弃什么都不会嫌弃你,谁让你是我的最爱。”

“那么你保证不抛弃我,不离开我。不然就再也见不到我!”

“啊啊~Haru你舍得吗?”

“谁……谁会不舍得啊……”

“好好好,我答应你!一定不抛弃你不离开你,否则我就不是人!”

“凛,你说过不抛弃不离开的。为什么现在却离开我了。你醒醒,醒来看看我啊!你混蛋,你混蛋。为什么……”

        

                 
                

【凛遥】都是牵手惹的祸

*设定雷
*只是牵手睡觉就怀孕
*凛遥没错是凛遥
*OOC
*凛是遥的学弟哦~
*怀孩子的是我们的鲨鱼,你没看错是鲨鱼
*攻绝对是凛相信我
*然后慢慢道来

——————————————

                             fisrt

         童言无忌的凛曾经问过爸爸一个很雷的问题“爸爸,小孩子是不是牵手来的啊。”也可以这么说没错,因为牵手然后然后……但是他们家不同。凛的叔叔笑着说“哈哈哈,凛凛真的是天真。” 而凛爸却说是真的,这是他们家的一个特殊,只有他们家的特殊。“只有20岁之前还没有恋爱过的才会有的能力,无论男女都能生。如果20岁前谈过那么这种体质就会消失。牵手睡觉一定会怀孕。”凛爸的一番解释后,凛自然觉得有趣,然后凛的叔叔似乎石化了,这什么情况?!我怎么不知道д当然凛是爸爸和爸爸生的。

         所以导致凛从小时候开始撩妹子,拼命撩妹子,然而到了20岁的他都没有退出单身所以说这种体质会伴着凛,无论如何都不能摆脱了。
        ↑此货现在在大街上崩溃着

——————另一边的遥————

      “啊,早知道当初和他没有结果我到底是为什么还要坚持爱上他。现在他结婚了,我们当初说得就只是浮云,有什么可言……”嗯……事情是这样的,遥一直和一个学长很好,也向学长表白也在一起过。但是后来学长却喜欢上一个很漂亮的学妹【当然遥也很漂亮的,啊呸是帅气。】更讨厌的是竟然还让遥参加他的婚礼,看着他们甜甜蜜蜜好恶……婚礼遥当然有去,只是祝福完之后就离开。

       “啊啊啊啊,为什么我现在还是单身狗。”凛已经在大街上咆哮了。“——嘭哐”一个蓝黑发的人撞到了凛,“喂,你撞到我怎么不道歉就走,啧。”凛发现了那人的戒指掉到他的脚下,赶去拿给他,那人却在路中间走着,车辆很多眼看要撞到了,凛飞奔过去拉了那人一把。
        “——哧”仿佛血液从某处绷出来,是的!凛过去拉了那人一把,自己也被撞到了。
       

        凛可以说是抱着那人拉在那人的手,然后两人就被撞晕。路人见到都好心打救护车,救护车很快赶到。那些护士觉得很奇妙,因为凛和那人的手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粘住一样根本分不开。所以她们也就没有强行放开两人的手。然后就蛋糕了……

        医院,蓝黑色头发的男生已渐渐醒来。我怎么会在医院,他自己问自己。回想了一下原来是有人救了他。他觉得自己的手有些难受,便顺着手臂一直看到手掌。然后……what,什么情况?我怎么牵着一个男生,这个人好像是救我的那位。啊,这不是重点,为什么我的手和他的手好像分不开了д蓝黑色头发的男生摇了摇自己的手,试图弄醒对面的人,因为他只想躺在床上不想起来,所以就费力。对面病床的男生似乎也是感觉到什么,然后缓缓睁开了他疲劳的眼睛。

        蓝黑色头发男生上一秒还在病床上懒洋洋躺在,下一秒却已经到了对面的床边【虽然距离并没有多少。】
        凛睁开眼睛第一感觉就是自己的手,什么情况?!!我去!
      

        凛立马弹起身子,拉着对方的衣领“我们不会牵手睡觉了吧?!” 蓝黑发男生觉得用词好像怪但也没在乎,“嗯,好像是的!我刚刚醒来时,我们的手怎么都分不开,但是现在好像可以了,那个你能放开我的手吗?” 瞬间,凛的世界崩溃了,为什么为什么是今天而且还是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什么鬼!!
        “啊啊啊啊啊”凛一把甩开对方的手,尖叫跑出医院,留下遥风中凌乱“我的手有什么嘛!?”

       凛一阵狂奔回家刚打开门“——嘭,凛生日快乐!”哈哈,没错今天就是凛的生日,生日已经20岁无法解除的而且都和人牵手睡觉了😏
       凛爸和凛爸爸捧着蛋糕祝贺凛,蛋糕上有着字:20岁生日快乐、单身狗。【坑儿啊!】
       “凛已经20岁了耶~祝贺。”凛爸说。
       “对啊对啊,20岁还单身,你可就有能力嘞”凛爸爸/妈幸灾乐祸说。
        凛难过死了说出句“我……我和别人牵手了55”
        “啊咧,这么快?本来还要你注意点的。怎么样的女生啊,带回来看看!”凛爸凛爸爸说。
        “带什么带,我都不认识。5555”凛十分委屈也愤怒,凭什么是他就算是干嘛不是他怀孕。
        凛爸凛爸爸瞬间黑了脸“男生,应……该应该也可以的😢凛你可要当那啥,注意身体。”是的,凛爸凛爸爸的意思是说凛过几天说不定要去产检了。
         然后明明是凛生日一家人却都是满脸黑线虽然说凛也是爸爸和爸爸生的,但是到他自己却不能相信,本来20岁还单身算了,怎么还偏偏这天……欲哭无泪……

        遥从回到家里,伤心又一脸莫名其妙。他躺在床上,“——喵~”是的,遥养猫。他现在有心事都会向小猫倾诉“呐,小家伙。我今天差点说不定如果没有人救的话就见不到你了呢!好在啊。而且他结婚了呢,真是讽刺啊,那女人怀了他的孩子加上家庭压力。”遥的嘴嘟囔着嘟囔着睡了过去,因为实在是太累了。

      凛这边“什么,就是说我已经有……有了?!!” 凛爸说“嗯,凛凛啊,恭喜你要当爸爸啦!” 凛的脑海浮出了孕妇怀孕那画面难道我也要。“啊啊啊啊,我不要不要。什么鬼,我要拿掉。” “说什么傻话,绝对不可以,你要让孩子平平安安出来,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凛心里了翻无数遍白眼,您二老还是准备替我收尸吧!让我生孩子还不如让我死得了。
        

        “唉?!凛凛听爸爸我说完,其实你怀的只是孩子的种子。” “哈?!老爸你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凛一脸老爸你疯了吧!凛爸见凛一脸不相信,不知从哪拿出一个相册。“喏,你看,这是谁呀!” 凛傻眼得看着他老爸拿出来的相册,这是什么个鬼。一个小孩在一朵花中躺着,似刚出生。这一定是假的!!“凛啊,接受事实吧,你怀的真的是十个月的种子,种子会从你的肚脐出来,当然这是十个月后的事。你可要好好照顾。”凛的世界观彻底被冲刷了一遍,这么说我也是这样出来的,夭寿啊,这是要逆天嘛,不!已经逆了。

      凛只得真心老老实实接受他肚子里怀着的种子然后十个月后再弄出来……

       世界观即使被冲刷了也要去上学啊,杯具啊!!凛懒洋洋生无可恋状态爬起来准备好一切去上学。“唉~算了,都已经这样的还能怎样,去上学。”
        然后上天再次和他开了个玩笑,凛就随便找位置坐了下来。然后他看到一头蓝黑发向他走了过来,“——轰。”凛的内心彻底晴天霹雳,上学而已,我招谁惹谁了。
        “啊……你是那天那个,谢谢你。”遥看到对方便走过来道谢,凛都已经石化了啊。
        “没见过你耶,是新生吧!为了感谢你那天救了我,我带你参观参观校园顺便放学后请你吃个饭。可以吧?”遥笑容灿烂对着凛说,没!错!笑!容!灿!烂!。

      遥见凛没回应,便伸出人摸了摸凛的头。然后……然后凛激动站起来,椅子都倒了д“哦,竟然学长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凛的表情像是要杀人,整个人气压都特别低。我做错什么了,他好像很讨厌我Σ。

         然后的然后就到了放学时间……
“呐……学弟放学了,我们去吃饭吧!”
“啊,是嘛,走走走学长……”依然一脸黑线的凛
“啊啊,大家,我们来了!”
“遥酱你终于来了,等很久了耶~”这是渚Σ
“抱歉抱歉,我带着学弟过来了。”
“唉?!难得遥你竟然会带其他人来,今天太阳没有从西边出来啊!”青梅竹马真琴觉得奇怪说。
“啊啊,别顾着说啦!遥前辈和那边那位快坐下来,我们已经点东西了。”怜推推他那美丽的眼镜。
“嗯……那个坐吧!”
“好啊,学长~”
“啊,那个遥你不是说前几天遇到车祸嘛,怎么这么不小心!”真琴很担心问遥。
“那个啊,还要多亏了学弟救了我不然……”
“好好好,我们不说这个啦,聊些开心的。呐,这位学弟什么名字呀!”渚星星眼对着凛。
“我……松冈凛。”
“哦哦哦!名字和我们都差不多带着女孩子气,真是缘分啊!来来,大家干杯!”渚
        

        凛刚刚拿起他眼前的酒杯,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叫嚣。好不舒服,肚子好难受。旁边的遥察觉到凛脸色有点不太好“那个……你没事吧……”遥的手放在了凛的肩上,凛狠狠弄开了遥的手。“——呕”
“喂!没事吧?!!”遥着急问凛的情况,凛靠近他耳边说了句“为……为什么……不是你……”然后晕了过去。
“啊啊,怎么凛酱晕过去了啊,我还要问很多事呢!”渚
“他好像是因为酒才……”怜
“啊啊,遥要不要送人家回去啊。”真琴
“对耶,因为是遥酱你带来的所以嘿嘿嘿,我们撤!”一溜烟这几个所谓的好朋友就不见了。
“几个意思啊,我也不知道他家啊——啧。”由于并不知道凛的家在哪里,遥只能带他随便找个宾馆睡觉去……

        啊,真是有点重啊!不过他说得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算了算了,睡觉。遥就这样随便算了得又睡到了凛的旁边。
        第二天早上,先醒过来的凛……“啊啊啊啊,什么情况!!”尖叫声吵醒了还在睡的遥,搓搓眼睛“嗯……怎么了吗?” 凛一把拽着遥的衣领,“为什么我们会睡在一起”愤怒现在他很愤怒。“啊……那个昨天晚上你晕过去又不知道你家所以。” “那为什么不开两张床的?!” “因为都满了啊!”遥歪着头表示无辜啊!“啊啊啊啊,呜不活了”再次尖叫着狂奔出去……又再次觉得莫名其妙的遥“我很让他讨厌吗?”

————————tbc————————

     吐血身亡的语言和脑细胞

【凛遥】海的王子

                下篇

①有奇葩成分
②故事变质=@~@=
③完结
——————————————         
        

         “凛,找到遥了,只是……”宗介打电话通知凛找到了遥,只是遥情况不太好。“凛,你要淡定一下,遥他现在在医院出了车祸。喂?!!凛!”宗介说完消息后,凛那边匆匆挂了电话,赶往医院。“凛,你冷静。遥现在已经在抢救了。” “谁干的,我去tmd”凛现在如同火烧眉毛即使说什么也不能淡定下来,遥出车祸在抢救一定是因为我一定是我害的。凛的脑海只有这些话在不断浮现。“凛,你冷静,肇事者找到了现在在警局接受审问,但是肇事者是醉酒驾驶,现在估计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什么。”凛彻底不能淡定“混蛋,我要辗死他,遥如果出事我就杀了他碎尸万段。”宗介就知道他什么听不进去,就让凛自己冷静冷静。“宗介,遥的情况怎么样,严重吗?”真琴等人到了医院就急着问遥情况,因为他们的兄弟出事还管其他的捉到人就弄死。“现在情况不知道,只有等了。”手术室里的医生在与遥的命战斗着,手术室外凛他们在焦急地等待医生出来报好消息必须是好消息。        

         “——啼”手术室灯在几个小时后终于暗了,医生出来了。焦急等待的凛他们马上围过来问医生情况,“医生,他怎么样,手术顺利吗?”医生沉默,摇摇头,“情况不是很好啊……” “什么?!!”凛他们听到非常急,凛直接上手摇着医生说“你为什么不尽力,你不是医生吗,你为什么为什么?”医生表示别摇要晕了我还没说完好不好。“停,别摇我,我还没说完。——啪”医生打掉凛一直摇着自己的手道“病人情况确实不是很好对你们来说,因为看得出来你们都很要好,但是他可能要忘记你们了,或许是你。病人现在是短暂的选择性失忆。” “——呲啪”凛的理性断掉了,短暂选择性失忆,怎么这样。“唉~短暂性的,你们如果用对方法他还是很快可以记起来,现在病人在630病房你们可以去看看他。”听完医生的话凛立马飞奔到630病房【这是医院啊,凛酱。】真琴他们随后也到了。病床上躺着的遥让人心疼不已,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啊啊啊啊啊!?真琴他们看到的遥自然也是心疼心疼心疼,遥明明作为人鱼王子本不会受这种罪,但是因为爱情,始终还是没有保护好他。宗真怜渚看着遥也看着凛,凛的表情说明一切,“我们还是出去让他们自己待待,凛如果遥醒了叫我们吧,唉~” “嗯……”闷闷应了声的凛一直握着遥那纤细的手,不想放开不要放开我再不放开。凛感觉到一种温然的液体从眼睛中流出,眼泪是无味的但是却在心情难过时变得无比苦。       
        这个夜晚凛一直在守着睡在病床上虚弱的遥,而真琴他们在鲛柄国住下却也不能安眠。       
          “唔……”病床上的人难受的动了动发出声音。凛察觉到床上人动静马上兴奋地通知了其他人。“遥,遥?!”遥听到一个温柔但又带着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叫喊着,坚难地睁开了他沉重的眼皮。“你……是谁……”凛的期待目光被这三个字冷冷的三个字浇灭了,他不认识我他不认识我选择忘记我了吗……“凛,我们来了,遥怎么样。” “进来吧,你们看看遥还认识你们吗?” “啊啊啊对哦,遥酱是选择性失忆,不会有我吧。”渚叫道,就立刻走到遥身边,“呐,遥酱还记得我吗?” “都说了不要叫遥酱,还有你问的什么问题,我怎么会不记得你-_-||”遥一脸你傻呀的表情。“啊啊啊,还好遥酱还记得我,那么怜酱呢!” “当然都记得,你们还是我哥吗-_-#” “呀,还记得哥哥们,好高兴,那么遥你记得我身边的这位吗?” “这不是我哥你男朋友鲛柄国大王子宗介么,难道不是,只是他身边那个是——哧,好痛。”遥好像一想到就会头痛,看来只忘记了凛。病房里气氛瞬间微妙起来,“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松冈凛,鲛柄国二王子。”凛露出他最暖人心的微笑向忘记自己的遥介绍自己。“啊……你好。”遥显得有些不自然,似乎自己的内心深处在抵抗着自己认识凛或者是不能不想认识。“啊哈哈,大家都是好朋友,等遥出院我们一起去玩玩怎么样?”宗介缓解尴尬气氛说道。“嗯嗯,好期待大家一起去,啊啊啊激动。”渚也附和道,其他人也就摸认了。         

        过几天,遥出院大家都来接遥“回家”,在遥住院几天凛有试着和遥更熟悉,但是遥在拒绝他虽然并不明显,但还是看得出来,所以大家为了他们的幸福提前接遥出院,好助攻。

       回到城堡,大家纷纷各玩各的让凛遥独自相处,让凛带遥重新认识认识城堡,遥没有特殊反应比如头痛……凛就只是介绍城堡中的那些那些东西,没有说其它的,因为他明白现在不能勉强遥,慢慢来慢慢来。

        带遥重新认识了城堡一般后,凛再次向遥自我介绍一番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介绍。遥也表示记清楚了,也很高兴认识你。然后各回各房,遥回去是因为逛了城堡好累要睡,而凛却是想睡也睡不着“怎么睡得着,遥明显有排斥我的感觉……呜……”凛实在憋不住,眼泪流出来。遥不记得他,这种感觉真的好好难过然而又有什么办法是我害的他是我!凛绝望感叹,他从未如此难受过,但是自从遥的出现让凛从阳光男孩变得各种不同,害怕失去害怕失去遥……想着想着凛就好不容易睡着了。

        阳光明媚爽朗极了的早上,凛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好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遥,只有这件事在他脑海中。“——叩叩叩”遥听到扰他青花鱼梦恼人敲门声,烦燥爬起床开门想把对方臭骂一顿不管是谁,但是他开门就看到凛那招牌笑容没有想骂他的冲动反之想躲着他,所以快速关门。凛没有挡着门关闭只是很失望,此时真琴他们来看望遥当然刚才的情况他们也看见了表示很无奈,因为遥的性子真的……凛要加油才能拿下遥啦,走走走不看了不看了。真琴他们就走了各玩各的让小俩口慢慢来吧!我们也要甜蜜甜蜜去。

        遥关门,凛只好走开去散散自己的心不过还是不会放开遥绝对不会。遥见门外没有动静就走到门前透过猫眼看,凛走了遥心情莫名地失落,明明见到人家时想躲还来不及人走时却又失落,到底是怎样耶~遥决定不管了去海游泳吧!早上游泳也挺舒服的,凛也在海边哦。

        遥看到那蓝蓝的大海心情放松下来,“海真的好舒服,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变成人……——哧,头好疼。那个人到底是谁?”遥的脑海一个人的背影只是每次当遥靠近他,人影就会离他远去,想捉也捉不住,心里空空的。

        “唉?!!遥!”一个好听的声音传进遥的耳朵,是——凛?!“啊……那个……”遥一想到刚才突然开门又关门脸不知不觉就红了,凛也看了个遍红脸的遥遥,心里想着woc这也太可爱了我会hold不住的=@~@=遥完全没有看到凛看他的表情,不然凛凛就没有那么容易唤醒老婆啦。

        “呐,遥和我一起去走走吧!不耽误你游泳的。” “啊……好。”咦,他怎么知道肯定我一定是来游泳的,其实自己好像也不是很讨厌凛,反而是一种奇妙的感情。

        凛遥靠得很近,几乎手碰手,但是他们总会避开对方的手。凛内心想着不能牵,不然就……遥内心想着啊啊啊碰到了。就这样两人走在海边没有话语只是静静走,感觉着旁边人的气息。“啊……那个……我可以去游泳了吗?”遥问道。“嗯,你也陪我走了许久,你去游泳吧。我……等你。”不知道为何遥听到这句话心里暖暖的好熟悉,但我不想想起,就这样就这样……
      
        凛就静静坐在海边看着遥,游姿依然美丽,不愧为人鱼。想到人鱼凛就感伤记起一件事,就是——遥如果真的记不起自己是不是会重新回到海洋的怀抱远离我。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到底要不要冒险强行逼遥记起我,如果记起了会不会恨我,怎么办……后来证明凛的这些如果都是多余的。

        “凛?!!”遥叫了好几次凛,但是凛走神太厉害,以至于遥要打他才回神。“唉?!遥,怎么了。” “啊……我游好了,可以回去吗?” “啊,好,回去吧!”

       回去城堡的路上·“遥,你……讨厌我吗?”凛突然问的这个问题,让遥有点不知所措应该是讨厌还是其它的,他自己不清楚。凛身边的人久久没有答复,凛靠近遥很近很近脸贴脸程度。“啊……”遥一把推开离他很近很近的脸。“我……我……也不清楚,到底是讨厌你还是……”剩下的遥还没说完,凛的嘴唇已经贴在了遥的脸上,“你讨厌我这样对你吗?” “啊,你干嘛。我们可都是男的,别这样。” “可不是嘛,我们都是男的,都是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引着我,不希望你受伤,不希望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包括哥哥们,不希望你对我没有一点印象,然而因为我伤害到你你已经忘记了我……”凛一口气说出这些话没有丝毫犹豫也没有犹豫时间,他爱遥。不希望遥属于任何人,不希望他不再看着自己,这些都不能接受。遥对凛的话无言以对,同时他的脑子里想起了什么,在遥内心深处的那个人影正慢慢变清晰,他不再躲着遥而是靠近遥,一点一点。遥看到了他拥有着一头红头发,再靠近一点。人影依然还是离去了,你……到底是谁。

       “遥?!嘿……”“啊?……怎么?”“啊不,你还没回答我呢,要不要和我在一起Ò~Ó”“这个……我能不能想想,明天再答复可以吗……”“嗯,当然好,那晚安。”“好……晚安”怎么可能安,我会睡不着的,凛向我告白了,天啊!这是梦吗,我应不应该答应他呢!遥想着这些睡着了,梦里遥再次看到那个人影,已经不是之前的模糊,越来越清楚是——凛?!!我没有看错真的是凛吗?他在对我说什么,我听不到……遥就看着凛在对他说什么,隐约间凛放慢了几个字的速度,遥从凛的唇中读出来了,那是——对不起和我爱你!!

        “凛?!”遥从梦中醒来了,他想起来了。他怎么会忘记凛呢,真是可笑。爱他就忘记了他,难怪凛总是闷闷不乐虽然他带着微笑但是却没有魂。凛我发现自己真的已经对你无法自拔,哪怕我忘记你时,再次记得你我的新依然还是喜欢上你。

        就这样,遥在半夜醒来就一直想着凛。遥决定还是装失忆,不然或许就尴尬了。
        ——早上,凛已经站在遥房间前等待着他亲爱的忘记自己的人鱼出来。“——叮咚叮咚”听到门铃声遥自己都没整理好就去开门,凛看到开门人现在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头发还翘起来了。“……啊,我还是去整理下,你进来吧。”遥放凛进房间,自己去洗漱。凛坐不住走近正在刷牙的遥,在遥背后用手臂轻轻抱住他,遥抖了一下。明显被吓到了,但是自己在刷牙他能干嘛!就这样遥在被凛温暖抱着滴情况下艰难刷完牙,一转身就贴到凛的嘴唇了。遥想向后退,但是对方手抱着自己的腰,后面又只有洗漱台能退呐,于是遥就埋进了凛的怀里。

          “哎呀,遥今天好主动呢!” “啰……嗦” “好啦,不逗你我们去吃早餐,你最爱的青花鱼哦!” “那……那你先放开我,我还没答应你呢。” “唉~你都这样了,还不打算和我在一起吗?好桑心。——唉哟!遥你怎么这么狠。” “哼!”遥踩了一脚凛,他终于挣脱对方,奔向他亲爱的青花鱼。凛心里痛啊,虽然重新确定关系时间很短,但是敢情我没有青花鱼重要啊!

         餐桌上,遥一个劲得吃青花鱼。任何人都不放眼里,直接无视。哥哥们表示遥还是这样有了青花鱼再加上个凛,都不理我们了。然后哥哥们还是自己干自己的,自己给自己造狗粮。

        “遥,别吃这么急,还有很多啦。诺,擦擦吧!” “那你帮我……” 凛想着难得啊,今天的这是谁啊!这是遥吗……“好好好,我给你擦。”bulingling发光的两人,其他人已吃好,撤!

        “凛,你……真的喜欢我吗?” “不,我不喜欢你……” “什么?!那你干嘛要和我表白。”遥生气从椅子上起来,凛拉住遥。“哎呀,我还没说完,你就急着接话了。是,我的确不喜欢你,但是我爱你。”凛在遥的额头轻轻烙下一个吻。“爱我吗?那你怎么证明……” “那你要我怎么证明……要我发誓ω” “不用,只有你陪着我,不离不弃。还有我也爱你我的鲨鱼。” “唉~鲨鱼算什么啊!” “我就爱这么叫~” “好好,依你的。”

           不久,遥就告诉凛他记忆回复了。再不久凛和遥结婚,得到隔壁国自己国子民的祝福,因为他们是真的幸福相爱。

         我来自海洋,我身处陆地。我们依然在一起,只有你还在我身边其它都不重要,只有我还在你身边就不需要担心。

——————end———————

         

            我终于渣完了,累瘫。
           背书什么哒你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