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草莓

瘫状态

【凛遥】小小段子


“凛,你喜欢我吗?”

“说什么傻话,我当然喜欢你,或许真的不是喜欢,是爱你!”

“那你为什么不敢在别人面前承认我们的关系!”

“啊!不是这样啦,我只是在想。再过阵子不是过节了嘛,到时候就向我们的朋友亲人宣布!我们在一起了。”

“凛……你不会嫌弃我吗?”

“哈?!!Haru你怎么会说这个,我嫌弃什么都不会嫌弃你,谁让你是我的最爱。”

“那么你保证不抛弃我,不离开我。不然就再也见不到我!”

“啊啊~Haru你舍得吗?”

“谁……谁会不舍得啊……”

“好好好,我答应你!一定不抛弃你不离开你,否则我就不是人!”

“凛,你说过不抛弃不离开的。为什么现在却离开我了。你醒醒,醒来看看我啊!你混蛋,你混蛋。为什么……”

        

                 
                

【凛遥】都是牵手惹的祸

*设定雷
*只是牵手睡觉就怀孕
*凛遥没错是凛遥
*OOC
*凛是遥的学弟哦~
*怀孩子的是我们的鲨鱼,你没看错是鲨鱼
*攻绝对是凛相信我
*然后慢慢道来

——————————————

                             fisrt

         童言无忌的凛曾经问过爸爸一个很雷的问题“爸爸,小孩子是不是牵手来的啊。”也可以这么说没错,因为牵手然后然后……但是他们家不同。凛的叔叔笑着说“哈哈哈,凛凛真的是天真。” 而凛爸却说是真的,这是他们家的一个特殊,只有他们家的特殊。“只有20岁之前还没有恋爱过的才会有的能力,无论男女都能生。如果20岁前谈过那么这种体质就会消失。牵手睡觉一定会怀孕。”凛爸的一番解释后,凛自然觉得有趣,然后凛的叔叔似乎石化了,这什么情况?!我怎么不知道д当然凛是爸爸和爸爸生的。

         所以导致凛从小时候开始撩妹子,拼命撩妹子,然而到了20岁的他都没有退出单身所以说这种体质会伴着凛,无论如何都不能摆脱了。
        ↑此货现在在大街上崩溃着

——————另一边的遥————

      “啊,早知道当初和他没有结果我到底是为什么还要坚持爱上他。现在他结婚了,我们当初说得就只是浮云,有什么可言……”嗯……事情是这样的,遥一直和一个学长很好,也向学长表白也在一起过。但是后来学长却喜欢上一个很漂亮的学妹【当然遥也很漂亮的,啊呸是帅气。】更讨厌的是竟然还让遥参加他的婚礼,看着他们甜甜蜜蜜好恶……婚礼遥当然有去,只是祝福完之后就离开。

       “啊啊啊啊,为什么我现在还是单身狗。”凛已经在大街上咆哮了。“——嘭哐”一个蓝黑发的人撞到了凛,“喂,你撞到我怎么不道歉就走,啧。”凛发现了那人的戒指掉到他的脚下,赶去拿给他,那人却在路中间走着,车辆很多眼看要撞到了,凛飞奔过去拉了那人一把。
        “——哧”仿佛血液从某处绷出来,是的!凛过去拉了那人一把,自己也被撞到了。
       

        凛可以说是抱着那人拉在那人的手,然后两人就被撞晕。路人见到都好心打救护车,救护车很快赶到。那些护士觉得很奇妙,因为凛和那人的手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粘住一样根本分不开。所以她们也就没有强行放开两人的手。然后就蛋糕了……

        医院,蓝黑色头发的男生已渐渐醒来。我怎么会在医院,他自己问自己。回想了一下原来是有人救了他。他觉得自己的手有些难受,便顺着手臂一直看到手掌。然后……what,什么情况?我怎么牵着一个男生,这个人好像是救我的那位。啊,这不是重点,为什么我的手和他的手好像分不开了д蓝黑色头发的男生摇了摇自己的手,试图弄醒对面的人,因为他只想躺在床上不想起来,所以就费力。对面病床的男生似乎也是感觉到什么,然后缓缓睁开了他疲劳的眼睛。

        蓝黑色头发男生上一秒还在病床上懒洋洋躺在,下一秒却已经到了对面的床边【虽然距离并没有多少。】
        凛睁开眼睛第一感觉就是自己的手,什么情况?!!我去!
      

        凛立马弹起身子,拉着对方的衣领“我们不会牵手睡觉了吧?!” 蓝黑发男生觉得用词好像怪但也没在乎,“嗯,好像是的!我刚刚醒来时,我们的手怎么都分不开,但是现在好像可以了,那个你能放开我的手吗?” 瞬间,凛的世界崩溃了,为什么为什么是今天而且还是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什么鬼!!
        “啊啊啊啊啊”凛一把甩开对方的手,尖叫跑出医院,留下遥风中凌乱“我的手有什么嘛!?”

       凛一阵狂奔回家刚打开门“——嘭,凛生日快乐!”哈哈,没错今天就是凛的生日,生日已经20岁无法解除的而且都和人牵手睡觉了😏
       凛爸和凛爸爸捧着蛋糕祝贺凛,蛋糕上有着字:20岁生日快乐、单身狗。【坑儿啊!】
       “凛已经20岁了耶~祝贺。”凛爸说。
       “对啊对啊,20岁还单身,你可就有能力嘞”凛爸爸/妈幸灾乐祸说。
        凛难过死了说出句“我……我和别人牵手了55”
        “啊咧,这么快?本来还要你注意点的。怎么样的女生啊,带回来看看!”凛爸凛爸爸说。
        “带什么带,我都不认识。5555”凛十分委屈也愤怒,凭什么是他就算是干嘛不是他怀孕。
        凛爸凛爸爸瞬间黑了脸“男生,应……该应该也可以的😢凛你可要当那啥,注意身体。”是的,凛爸凛爸爸的意思是说凛过几天说不定要去产检了。
         然后明明是凛生日一家人却都是满脸黑线虽然说凛也是爸爸和爸爸生的,但是到他自己却不能相信,本来20岁还单身算了,怎么还偏偏这天……欲哭无泪……

        遥从回到家里,伤心又一脸莫名其妙。他躺在床上,“——喵~”是的,遥养猫。他现在有心事都会向小猫倾诉“呐,小家伙。我今天差点说不定如果没有人救的话就见不到你了呢!好在啊。而且他结婚了呢,真是讽刺啊,那女人怀了他的孩子加上家庭压力。”遥的嘴嘟囔着嘟囔着睡了过去,因为实在是太累了。

      凛这边“什么,就是说我已经有……有了?!!” 凛爸说“嗯,凛凛啊,恭喜你要当爸爸啦!” 凛的脑海浮出了孕妇怀孕那画面难道我也要。“啊啊啊啊,我不要不要。什么鬼,我要拿掉。” “说什么傻话,绝对不可以,你要让孩子平平安安出来,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凛心里了翻无数遍白眼,您二老还是准备替我收尸吧!让我生孩子还不如让我死得了。
        

        “唉?!凛凛听爸爸我说完,其实你怀的只是孩子的种子。” “哈?!老爸你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凛一脸老爸你疯了吧!凛爸见凛一脸不相信,不知从哪拿出一个相册。“喏,你看,这是谁呀!” 凛傻眼得看着他老爸拿出来的相册,这是什么个鬼。一个小孩在一朵花中躺着,似刚出生。这一定是假的!!“凛啊,接受事实吧,你怀的真的是十个月的种子,种子会从你的肚脐出来,当然这是十个月后的事。你可要好好照顾。”凛的世界观彻底被冲刷了一遍,这么说我也是这样出来的,夭寿啊,这是要逆天嘛,不!已经逆了。

      凛只得真心老老实实接受他肚子里怀着的种子然后十个月后再弄出来……

       世界观即使被冲刷了也要去上学啊,杯具啊!!凛懒洋洋生无可恋状态爬起来准备好一切去上学。“唉~算了,都已经这样的还能怎样,去上学。”
        然后上天再次和他开了个玩笑,凛就随便找位置坐了下来。然后他看到一头蓝黑发向他走了过来,“——轰。”凛的内心彻底晴天霹雳,上学而已,我招谁惹谁了。
        “啊……你是那天那个,谢谢你。”遥看到对方便走过来道谢,凛都已经石化了啊。
        “没见过你耶,是新生吧!为了感谢你那天救了我,我带你参观参观校园顺便放学后请你吃个饭。可以吧?”遥笑容灿烂对着凛说,没!错!笑!容!灿!烂!。

      遥见凛没回应,便伸出人摸了摸凛的头。然后……然后凛激动站起来,椅子都倒了д“哦,竟然学长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凛的表情像是要杀人,整个人气压都特别低。我做错什么了,他好像很讨厌我Σ。

         然后的然后就到了放学时间……
“呐……学弟放学了,我们去吃饭吧!”
“啊,是嘛,走走走学长……”依然一脸黑线的凛
“啊啊,大家,我们来了!”
“遥酱你终于来了,等很久了耶~”这是渚Σ
“抱歉抱歉,我带着学弟过来了。”
“唉?!难得遥你竟然会带其他人来,今天太阳没有从西边出来啊!”青梅竹马真琴觉得奇怪说。
“啊啊,别顾着说啦!遥前辈和那边那位快坐下来,我们已经点东西了。”怜推推他那美丽的眼镜。
“嗯……那个坐吧!”
“好啊,学长~”
“啊,那个遥你不是说前几天遇到车祸嘛,怎么这么不小心!”真琴很担心问遥。
“那个啊,还要多亏了学弟救了我不然……”
“好好好,我们不说这个啦,聊些开心的。呐,这位学弟什么名字呀!”渚星星眼对着凛。
“我……松冈凛。”
“哦哦哦!名字和我们都差不多带着女孩子气,真是缘分啊!来来,大家干杯!”渚
        

        凛刚刚拿起他眼前的酒杯,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叫嚣。好不舒服,肚子好难受。旁边的遥察觉到凛脸色有点不太好“那个……你没事吧……”遥的手放在了凛的肩上,凛狠狠弄开了遥的手。“——呕”
“喂!没事吧?!!”遥着急问凛的情况,凛靠近他耳边说了句“为……为什么……不是你……”然后晕了过去。
“啊啊,怎么凛酱晕过去了啊,我还要问很多事呢!”渚
“他好像是因为酒才……”怜
“啊啊,遥要不要送人家回去啊。”真琴
“对耶,因为是遥酱你带来的所以嘿嘿嘿,我们撤!”一溜烟这几个所谓的好朋友就不见了。
“几个意思啊,我也不知道他家啊——啧。”由于并不知道凛的家在哪里,遥只能带他随便找个宾馆睡觉去……

        啊,真是有点重啊!不过他说得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算了算了,睡觉。遥就这样随便算了得又睡到了凛的旁边。
        第二天早上,先醒过来的凛……“啊啊啊啊,什么情况!!”尖叫声吵醒了还在睡的遥,搓搓眼睛“嗯……怎么了吗?” 凛一把拽着遥的衣领,“为什么我们会睡在一起”愤怒现在他很愤怒。“啊……那个昨天晚上你晕过去又不知道你家所以。” “那为什么不开两张床的?!” “因为都满了啊!”遥歪着头表示无辜啊!“啊啊啊啊,呜不活了”再次尖叫着狂奔出去……又再次觉得莫名其妙的遥“我很让他讨厌吗?”

————————tbc————————

     吐血身亡的语言和脑细胞

【凛遥】海的王子

                下篇

①有奇葩成分
②故事变质=@~@=
③完结
——————————————         
        

         “凛,找到遥了,只是……”宗介打电话通知凛找到了遥,只是遥情况不太好。“凛,你要淡定一下,遥他现在在医院出了车祸。喂?!!凛!”宗介说完消息后,凛那边匆匆挂了电话,赶往医院。“凛,你冷静。遥现在已经在抢救了。” “谁干的,我去tmd”凛现在如同火烧眉毛即使说什么也不能淡定下来,遥出车祸在抢救一定是因为我一定是我害的。凛的脑海只有这些话在不断浮现。“凛,你冷静,肇事者找到了现在在警局接受审问,但是肇事者是醉酒驾驶,现在估计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什么。”凛彻底不能淡定“混蛋,我要辗死他,遥如果出事我就杀了他碎尸万段。”宗介就知道他什么听不进去,就让凛自己冷静冷静。“宗介,遥的情况怎么样,严重吗?”真琴等人到了医院就急着问遥情况,因为他们的兄弟出事还管其他的捉到人就弄死。“现在情况不知道,只有等了。”手术室里的医生在与遥的命战斗着,手术室外凛他们在焦急地等待医生出来报好消息必须是好消息。        

         “——啼”手术室灯在几个小时后终于暗了,医生出来了。焦急等待的凛他们马上围过来问医生情况,“医生,他怎么样,手术顺利吗?”医生沉默,摇摇头,“情况不是很好啊……” “什么?!!”凛他们听到非常急,凛直接上手摇着医生说“你为什么不尽力,你不是医生吗,你为什么为什么?”医生表示别摇要晕了我还没说完好不好。“停,别摇我,我还没说完。——啪”医生打掉凛一直摇着自己的手道“病人情况确实不是很好对你们来说,因为看得出来你们都很要好,但是他可能要忘记你们了,或许是你。病人现在是短暂的选择性失忆。” “——呲啪”凛的理性断掉了,短暂选择性失忆,怎么这样。“唉~短暂性的,你们如果用对方法他还是很快可以记起来,现在病人在630病房你们可以去看看他。”听完医生的话凛立马飞奔到630病房【这是医院啊,凛酱。】真琴他们随后也到了。病床上躺着的遥让人心疼不已,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啊啊啊啊啊!?真琴他们看到的遥自然也是心疼心疼心疼,遥明明作为人鱼王子本不会受这种罪,但是因为爱情,始终还是没有保护好他。宗真怜渚看着遥也看着凛,凛的表情说明一切,“我们还是出去让他们自己待待,凛如果遥醒了叫我们吧,唉~” “嗯……”闷闷应了声的凛一直握着遥那纤细的手,不想放开不要放开我再不放开。凛感觉到一种温然的液体从眼睛中流出,眼泪是无味的但是却在心情难过时变得无比苦。       
        这个夜晚凛一直在守着睡在病床上虚弱的遥,而真琴他们在鲛柄国住下却也不能安眠。       
          “唔……”病床上的人难受的动了动发出声音。凛察觉到床上人动静马上兴奋地通知了其他人。“遥,遥?!”遥听到一个温柔但又带着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叫喊着,坚难地睁开了他沉重的眼皮。“你……是谁……”凛的期待目光被这三个字冷冷的三个字浇灭了,他不认识我他不认识我选择忘记我了吗……“凛,我们来了,遥怎么样。” “进来吧,你们看看遥还认识你们吗?” “啊啊啊对哦,遥酱是选择性失忆,不会有我吧。”渚叫道,就立刻走到遥身边,“呐,遥酱还记得我吗?” “都说了不要叫遥酱,还有你问的什么问题,我怎么会不记得你-_-||”遥一脸你傻呀的表情。“啊啊啊,还好遥酱还记得我,那么怜酱呢!” “当然都记得,你们还是我哥吗-_-#” “呀,还记得哥哥们,好高兴,那么遥你记得我身边的这位吗?” “这不是我哥你男朋友鲛柄国大王子宗介么,难道不是,只是他身边那个是——哧,好痛。”遥好像一想到就会头痛,看来只忘记了凛。病房里气氛瞬间微妙起来,“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松冈凛,鲛柄国二王子。”凛露出他最暖人心的微笑向忘记自己的遥介绍自己。“啊……你好。”遥显得有些不自然,似乎自己的内心深处在抵抗着自己认识凛或者是不能不想认识。“啊哈哈,大家都是好朋友,等遥出院我们一起去玩玩怎么样?”宗介缓解尴尬气氛说道。“嗯嗯,好期待大家一起去,啊啊啊激动。”渚也附和道,其他人也就摸认了。         

        过几天,遥出院大家都来接遥“回家”,在遥住院几天凛有试着和遥更熟悉,但是遥在拒绝他虽然并不明显,但还是看得出来,所以大家为了他们的幸福提前接遥出院,好助攻。

       回到城堡,大家纷纷各玩各的让凛遥独自相处,让凛带遥重新认识认识城堡,遥没有特殊反应比如头痛……凛就只是介绍城堡中的那些那些东西,没有说其它的,因为他明白现在不能勉强遥,慢慢来慢慢来。

        带遥重新认识了城堡一般后,凛再次向遥自我介绍一番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介绍。遥也表示记清楚了,也很高兴认识你。然后各回各房,遥回去是因为逛了城堡好累要睡,而凛却是想睡也睡不着“怎么睡得着,遥明显有排斥我的感觉……呜……”凛实在憋不住,眼泪流出来。遥不记得他,这种感觉真的好好难过然而又有什么办法是我害的他是我!凛绝望感叹,他从未如此难受过,但是自从遥的出现让凛从阳光男孩变得各种不同,害怕失去害怕失去遥……想着想着凛就好不容易睡着了。

        阳光明媚爽朗极了的早上,凛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好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遥,只有这件事在他脑海中。“——叩叩叩”遥听到扰他青花鱼梦恼人敲门声,烦燥爬起床开门想把对方臭骂一顿不管是谁,但是他开门就看到凛那招牌笑容没有想骂他的冲动反之想躲着他,所以快速关门。凛没有挡着门关闭只是很失望,此时真琴他们来看望遥当然刚才的情况他们也看见了表示很无奈,因为遥的性子真的……凛要加油才能拿下遥啦,走走走不看了不看了。真琴他们就走了各玩各的让小俩口慢慢来吧!我们也要甜蜜甜蜜去。

        遥关门,凛只好走开去散散自己的心不过还是不会放开遥绝对不会。遥见门外没有动静就走到门前透过猫眼看,凛走了遥心情莫名地失落,明明见到人家时想躲还来不及人走时却又失落,到底是怎样耶~遥决定不管了去海游泳吧!早上游泳也挺舒服的,凛也在海边哦。

        遥看到那蓝蓝的大海心情放松下来,“海真的好舒服,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变成人……——哧,头好疼。那个人到底是谁?”遥的脑海一个人的背影只是每次当遥靠近他,人影就会离他远去,想捉也捉不住,心里空空的。

        “唉?!!遥!”一个好听的声音传进遥的耳朵,是——凛?!“啊……那个……”遥一想到刚才突然开门又关门脸不知不觉就红了,凛也看了个遍红脸的遥遥,心里想着woc这也太可爱了我会hold不住的=@~@=遥完全没有看到凛看他的表情,不然凛凛就没有那么容易唤醒老婆啦。

        “呐,遥和我一起去走走吧!不耽误你游泳的。” “啊……好。”咦,他怎么知道肯定我一定是来游泳的,其实自己好像也不是很讨厌凛,反而是一种奇妙的感情。

        凛遥靠得很近,几乎手碰手,但是他们总会避开对方的手。凛内心想着不能牵,不然就……遥内心想着啊啊啊碰到了。就这样两人走在海边没有话语只是静静走,感觉着旁边人的气息。“啊……那个……我可以去游泳了吗?”遥问道。“嗯,你也陪我走了许久,你去游泳吧。我……等你。”不知道为何遥听到这句话心里暖暖的好熟悉,但我不想想起,就这样就这样……
      
        凛就静静坐在海边看着遥,游姿依然美丽,不愧为人鱼。想到人鱼凛就感伤记起一件事,就是——遥如果真的记不起自己是不是会重新回到海洋的怀抱远离我。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到底要不要冒险强行逼遥记起我,如果记起了会不会恨我,怎么办……后来证明凛的这些如果都是多余的。

        “凛?!!”遥叫了好几次凛,但是凛走神太厉害,以至于遥要打他才回神。“唉?!遥,怎么了。” “啊……我游好了,可以回去吗?” “啊,好,回去吧!”

       回去城堡的路上·“遥,你……讨厌我吗?”凛突然问的这个问题,让遥有点不知所措应该是讨厌还是其它的,他自己不清楚。凛身边的人久久没有答复,凛靠近遥很近很近脸贴脸程度。“啊……”遥一把推开离他很近很近的脸。“我……我……也不清楚,到底是讨厌你还是……”剩下的遥还没说完,凛的嘴唇已经贴在了遥的脸上,“你讨厌我这样对你吗?” “啊,你干嘛。我们可都是男的,别这样。” “可不是嘛,我们都是男的,都是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引着我,不希望你受伤,不希望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包括哥哥们,不希望你对我没有一点印象,然而因为我伤害到你你已经忘记了我……”凛一口气说出这些话没有丝毫犹豫也没有犹豫时间,他爱遥。不希望遥属于任何人,不希望他不再看着自己,这些都不能接受。遥对凛的话无言以对,同时他的脑子里想起了什么,在遥内心深处的那个人影正慢慢变清晰,他不再躲着遥而是靠近遥,一点一点。遥看到了他拥有着一头红头发,再靠近一点。人影依然还是离去了,你……到底是谁。

       “遥?!嘿……”“啊?……怎么?”“啊不,你还没回答我呢,要不要和我在一起Ò~Ó”“这个……我能不能想想,明天再答复可以吗……”“嗯,当然好,那晚安。”“好……晚安”怎么可能安,我会睡不着的,凛向我告白了,天啊!这是梦吗,我应不应该答应他呢!遥想着这些睡着了,梦里遥再次看到那个人影,已经不是之前的模糊,越来越清楚是——凛?!!我没有看错真的是凛吗?他在对我说什么,我听不到……遥就看着凛在对他说什么,隐约间凛放慢了几个字的速度,遥从凛的唇中读出来了,那是——对不起和我爱你!!

        “凛?!”遥从梦中醒来了,他想起来了。他怎么会忘记凛呢,真是可笑。爱他就忘记了他,难怪凛总是闷闷不乐虽然他带着微笑但是却没有魂。凛我发现自己真的已经对你无法自拔,哪怕我忘记你时,再次记得你我的新依然还是喜欢上你。

        就这样,遥在半夜醒来就一直想着凛。遥决定还是装失忆,不然或许就尴尬了。
        ——早上,凛已经站在遥房间前等待着他亲爱的忘记自己的人鱼出来。“——叮咚叮咚”听到门铃声遥自己都没整理好就去开门,凛看到开门人现在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头发还翘起来了。“……啊,我还是去整理下,你进来吧。”遥放凛进房间,自己去洗漱。凛坐不住走近正在刷牙的遥,在遥背后用手臂轻轻抱住他,遥抖了一下。明显被吓到了,但是自己在刷牙他能干嘛!就这样遥在被凛温暖抱着滴情况下艰难刷完牙,一转身就贴到凛的嘴唇了。遥想向后退,但是对方手抱着自己的腰,后面又只有洗漱台能退呐,于是遥就埋进了凛的怀里。

          “哎呀,遥今天好主动呢!” “啰……嗦” “好啦,不逗你我们去吃早餐,你最爱的青花鱼哦!” “那……那你先放开我,我还没答应你呢。” “唉~你都这样了,还不打算和我在一起吗?好桑心。——唉哟!遥你怎么这么狠。” “哼!”遥踩了一脚凛,他终于挣脱对方,奔向他亲爱的青花鱼。凛心里痛啊,虽然重新确定关系时间很短,但是敢情我没有青花鱼重要啊!

         餐桌上,遥一个劲得吃青花鱼。任何人都不放眼里,直接无视。哥哥们表示遥还是这样有了青花鱼再加上个凛,都不理我们了。然后哥哥们还是自己干自己的,自己给自己造狗粮。

        “遥,别吃这么急,还有很多啦。诺,擦擦吧!” “那你帮我……” 凛想着难得啊,今天的这是谁啊!这是遥吗……“好好好,我给你擦。”bulingling发光的两人,其他人已吃好,撤!

        “凛,你……真的喜欢我吗?” “不,我不喜欢你……” “什么?!那你干嘛要和我表白。”遥生气从椅子上起来,凛拉住遥。“哎呀,我还没说完,你就急着接话了。是,我的确不喜欢你,但是我爱你。”凛在遥的额头轻轻烙下一个吻。“爱我吗?那你怎么证明……” “那你要我怎么证明……要我发誓ω” “不用,只有你陪着我,不离不弃。还有我也爱你我的鲨鱼。” “唉~鲨鱼算什么啊!” “我就爱这么叫~” “好好,依你的。”

           不久,遥就告诉凛他记忆回复了。再不久凛和遥结婚,得到隔壁国自己国子民的祝福,因为他们是真的幸福相爱。

         我来自海洋,我身处陆地。我们依然在一起,只有你还在我身边其它都不重要,只有我还在你身边就不需要担心。

——————end———————

         

            我终于渣完了,累瘫。
           背书什么哒你走开。

      

       

【凛遥】海的王子

           上篇
*必须HE
*陆上王子凛×人鱼王子遥
*宗真 怜渚串场
*所有人物都是男的,除江
*很短的短篇

——————正文——————

       他,七濑遥是这大海的王子。到现在已经一千岁,海洋的确有很多朋友陪着他,但还是很孤单。
        直到前几天海面上波涛汹涌,阴沉。海上的一只船只摇摇晃晃,他便游到海面上伸出头。第一眼他看到的是一头显眼的紫红色头发,深深吸引着他。紫红发男子长得十分帅气,有着让人无法抵抗的魅力。船上的紫红色头发男子似乎感受到一种灼热的目光正在盯着他。紫红发男子往海面上一看,他震惊了,他看到了一个人,oh不准确来说是——人鱼。此人鱼的尾巴伸出了海面,蓝闪闪的尾巴,也是蓝闪闪的头发与眼睛。紫红发男子仿佛被这种蓝吸引住,以致于别人喊他也没有听到。天空轰轰做响,越来越恶劣。紫红发男子被别人叫回船舱,海上的人鱼似乎很失落,他还没看够呢!人的不在了😒
        
        没办法,人鱼只好潜入海里了。海浪很激烈,船摇晃十分厉害,似乎随时都会沉。紫红发男子不久又出来,发现人鱼不在了,也对怎么会在。可是心情怎么这么失落,莫名难过。紫红发男子站在船缘栏杆边,陷入深思。“——轰”船的激烈晃动使紫红发男子被晃进了海里。此男子虽然会游泳,但是海浪很是激烈。脚好像被什么缠住了,不能动弹。糟糕,难道就要……男子昏迷沉到更下面。“——咕噜咕噜”人鱼,是人鱼游过来救了他。天啊,人鱼!
         人鱼将昏迷的男子带到附近的岸上,他就男子放下。按着他的胸口处,没反应!人鱼只得与他嘴对嘴呼气救他,男子才有了反应。“——咳咳咳”男子睁开眼睛,看到美丽的蓝发,人鱼。“是你救了我吗?谢谢你。你长得真很快,能请问你的名字吗?哦哦,我叫松冈凛。鲛柄国的王子。” 人鱼没有回答他,只是在沙上写了三个字——七濑遥。“哦,原来你叫七濑遥啊。名字真好听,也带着水呢!” 人鱼依然没有说什么。“那么我可以叫你遥吗?”凛期待的眼神看着遥,遥在沙上写了个“嗯。”凛疑惑,为什么他不说话,难道是哑巴吗?算了,还是不冒昧问不然会让遥认为我是什么奇怪的人。

         “啊,对了。遥这里是什么地方啊?”见遥不回话,凛也只好安静。空气中充满着尴尬和好奇的味道。凛蜷缩着身子睡着了,遥再仔细得看了看睡着的凛,笑笑离开海边,回到了海里。说了句“我们下次见。”
          “王子王子。”凛感觉被人摇晃着就被弄醒了,他伸伸身子。看着他的手下问“怎么才找到我啊,好慢啊!” “王……王子,很抱歉,都怪我。”
“那你怎么找到我的?” “是……是这样的,我当时上完厕所回到船舱,发现您不见了就在船上找怎么都没看见您。后来不知道是谁放张纸条然后我就按纸条里的信息找到了您。” “哦~这样啊!”凛一脸我什么都知道了的表情。

         凛跟着属下回到鲛柄国,之后他都会去海边看——那个人鱼会不会在。

         遥回到海洋后,便向他的兄弟们讲了这事,还说要去陆上的那个国家去逛逛。但是他们都不答应,先不说其他的。遥是他们当中年纪最小的,必须要好好护着。防止任何会伤害到他的东西,虽然他们的老大哥——真琴已经出柜。没错,真琴的恋人便是在陆上的。鲛柄国大王子宗介,他俩相爱说来话长(ps真琴怜渚可以随便变幻人鱼和人的形象了)。而遥的二哥——怜和三哥——渚却也是情侣,兄弟啊!遥反驳着他的哥哥们,为什么我不可以有人类恋人。明明大哥的也是而且甜蜜得要死,哼!这话,真琴被呛到了。“乖嘛,遥。我们情况不是不一样嘛!” “哪里不一样!” “这……” 真琴他们知道遥认定的事不会轻易改变,也只得从了。但是遥必须要变成人啊,为此他们去找了深海女巫——江。因为深海女巫有药水可以帮助再加上他们都是朋友也就好说,只是深海女巫江告诉遥如果凛没有爱上遥的话,那么遥就会变成泡沫,再也不会有遥这条人鱼。还有等等一些副作用不如尾巴会变不回来,想也要特殊方法……之类的。

        遥拿到药水,哥哥们送他到岸上。遥爬到岸上喝下了药水,下身的尾巴剧烈疼痛,哥哥们在海上露出个脑袋看着。看到遥痛苦的样子,想帮忙却帮不了,只能干着急。遥因为剧烈疼痛昏过去了,同时他的人鱼尾巴也变成了双脚。哥哥们爬上岸帮遥换好衣服和备用衣服,放个纸条在遥身边,纷纷回到海洋。
         凛自从看到人鱼遥就每天逛海边看看是否会遇到,今天终于遇到了。那头蓝色的头发十分耀眼,他飞奔向遥。发现遥昏倒了,旁边还有衣服…他抱起遥,回到他的王宫。

        遥再次醒来是在温暖的房间的舒服的床上,床旁边趴着一个睡着了的紫红发的男子——凛。看来是他带我回来了,我终于见到你了。遥轻轻地抚摸上凛那柔顺的头发,他醒了。遥见到他醒了,就快速将手抽了回来。不料,凛抓着遥的手,坏笑着说“如果你这么喜欢摸的话,我也是不介意的。” “我才……不是……” “怎么?” “没……没什么。”凛看得出遥害羞了,心里暗自开心。唉,等等遥是说话了吗,我一直以为他哑-_-///没想到声音也这么好听啊啊啊!
        “凛……凛?” “啊啊,怎么?” “没,看你挺入神的,想什么。” “啊啊……那个……不关你事啦!” “——啪”凛莫名其妙就砸门,跑了出去,遥一脸的又哪里出问题,唉~

        “喂,有没有觉得最近二王子殿下怪怪的。好像自从大王子出差就没高兴过。”士兵甲。“对啊对啊,谁叫大王子很宠二王子啊!”士兵乙。“唉~那你说二王子这么高兴会不会是恋爱啦!” “你别乱说,二王子也没什么……啊!前几天二王子好像带回了一个很漂亮的男孩。” “唉!”
“你们说什么。” “啊啊,我们在想二王子是不是恋爱了。” “什么!!” “啊啊啊,大王子您回来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不知道。” “唉,算了!我自己去问他。”说着宗介就走到了凛的房间。“呼,好险啊,大王子竟然这么早回来了。” “好了,别说了,我可不想被砍。”

        “——嘭”粗鲁的开门声,宗介进到凛的房间表示很惊讶,我弟弟这……这什么情况啊啊啊啊。“啊,哥,你回来啦。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七濑遥。”宗介上上下下得扫了一遍遥,好像……好像真琴?!!什么鬼……咆哮。“啊~你好!我是宗介凛的大哥。”宗介礼貌式得伸出手和遥握手,却被凛一把替遥握了上去。“哈哈,哥哥那啥。”“你小子,有必要防着我吗?”其实遥也看出宗介是他大哥的爱人,你侬我侬的爱人。

         “啊,哥。既然你都回来了,那晚上就开趴呗,正好也让遥玩玩。” “好好好,都依你。”宗介你也太宠凛了吧!
        晚上,夜色温暖,王宫举行着趴体,宗介没有悬念得将他家亲爱的请来开趴当然还有怜渚,毕竟大家都认识了。可是当大家在疯狂嗨皮时,有两位不知道在干嘛呢!遥听到狂欢的声音想出去玩顺便看看哥哥们,但是凛不知道咋滴!拉住遥就是不让他出去,“嘛,遥我们等下再出去玩嘛!你陪我玩玩先嘛。”孩子气的语气。遥无可奈何。他和凛虽然认识不久,但是已经清楚知道他的性格了。“好。”一个字就足以让凛开心。凛这些天待遥一直都很好,但是有种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冠军,也不知道两人什么情况。“那个……遥,如果你…你有了喜欢的人,但是害怕对方不喜欢你,而不敢表白肿么办。”凛的脸红通通的,可是遥听到他这个问题时脸色晴转阴了。凛有喜欢的人,是谁为什么要问我这种问题,好讨厌,心情好难过。凛见旁边的人没有回答,刚想开口。“——叩叩叩,凛、遥啊趴体开了一会了,怎么还不下来玩呢!”宗介的声音,遥觉得自己被拯救了,因为凛的问题真的无法回答,不想回答。如果他不喜欢我的话……

          “啊,哥啊!我们马上下去。”“走吧,遥。刚才当我没问。”凛傻笑一下,转移了话题,但是那个问题已经在遥心上扎了个根。
         “啊!遥,终于看到你了。”一个黄头发很活泼的男孩一上来就扑到了遥的怀里。“嗯。”“渚,你快放开遥啦,怎么还老是这样。”怜推了推眼镜。“好嘛好嘛,我这不是开心吗?”凛一头雾水看着他们。“啊,想必这位就是凛酱吧,我们是遥的哥哥。”怜解释道。“哥,哥哥?!!那么你们也是……”“嗯,是的。”宗真看到他们在一起聊得挺开心,也走了过来。“嗨,你们聊得都不错吗?想来大家都认识了,我还是在介绍一下吧。我身边这位是我的恋人真琴,这两位是真琴的弟弟渚和怜。那么这位呢是我弟弟凛和他朋友遥。”“啊啊,还是朋友啊!”渚吃惊得说。“遥,过得怎么样?”真琴开口问,“嗯,还好。”“唉?!!真琴你们也认识。”宗介惊讶得说。“嗯,这是我最小的弟弟遥,你以前没见过我有没有说,所以你可能不知道。”“啊,没想到这么巧啊,来来来,大家干杯。”这场趴很大家都蛮开心的除了遥……“啊,宗介我们该回去了。”“好。”宗介在真琴的额头落下一个轻轻的吻(喂,旁边的弟弟们看着你们闪呢。)“啊,遥送我们一下吧!可以吗?”“嗯。”

        海边路上,“遥,你说说你和凛是怎么个情况,你不会还没有说明自己的心吧!”真琴一问就是重点,怜渚也齐齐看向遥。“嗯……是还没有。”“唉~小遥这样可不行。”“啊,说了不要加小。”“好好好,那凛待你怎么样?”“很好。可是他问了我一个问题,向喜欢的人告白之类的……”“啊?!!难道他有喜欢的人了。”真渚怜异口同声说。“我……不知道。”“好,你别急。要不找时间好好和他说说。”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海边,“遥,你要是有什么事来海边找哥哥们,哥哥们帮你。那我们先走了。”“——噗嗵噗嗵”三条人鱼不见在了海面。

        遥回到王宫待回房间想了想,到底要不要表白,可是如果凛有喜欢的人而那个人不是我,那我终会消失,终会。算了,先睡一觉吧!
         第二天,遥是在吵闹声中醒来的。洗漱完毕的遥出去一看,这架姿就像是要结婚游泳。什么情况,谁要啊!!“哦,遥你醒了,今天隔壁国的王子来,所以就这情况。好像隔壁国王子要嫁给凛,所以来求亲。” “哦,这样啊,什……什么……求亲还是和凛?!!”“对啊,凛已经去迎接他了。”遥的内心晴天霹雳,本来想着如果今天表白,可是……“遥?遥,你怎么了,这么出神!”“啊,没有什么……我还是去睡一觉吧!”遥又回房间,他真的又睡了一觉。

         “遥,遥。起来啦!”“啊,凛怎么有事吗?”“没事不能过来吗?”“啊,也不是。你今天不是有人求亲吗,”“是啊,他是隔壁国的王子长得挺帅的,我还要考虑考虑是不是要接受呢!”遥像是被雷劈到一样,考虑考虑吗?遥拽紧手心。“是吗?考虑考虑啊!”带着伤感的语气,“遥,你说我要不要答案呢,其实隔壁国的那位王子我一直也是很仰慕的。”遥沉默着,不想说话,我想静静。我不要这样,不要。“唉?!!遥你怎么哭了。”凛有点不知所措,本来他想着如果遥没有反应的话也就放弃了,可是遥一哭。凛想开口安慰却不知道该如果说,就被遥推出了房间。遥就一个人静静的哭着,他想如果一切回到原点不遇到凛,或许我还是和哥哥们开开心心得在海里玩耍,开开心心。
        第二天,当凛再次来到遥的房间。叫喊几声没回应,以为遥不想理他或许还在睡。其实房间里已经没有人了,“啊,王子。你找遥吗?我昨晚看到遥他出王宫了。”某士兵。“你说什么?!!”凛拎起士兵的衣领,眼神令人害怕。士兵发抖答“遥,昨晚已经……离……离开……王…王宫了。”士兵硬是挤出了这几个字,然后被凛一摔。凛十分焦虑,心里满脑子都是遥,好像自从遇见遥开始,就一直装着遥心里只有遥。想着可能是喜欢上了遥,但是却没有勇气去表白,昨晚一番话本是玩笑但也有试探遥的意思,没想到遥哭了,我却没办法安慰。现在遥不见了,怎么办怎么办?

        “哥,怎么办,呜呜呜呜。”“唉,凛啊!怎么了。”“遥……遥……他……不……见了……呜呜呜呜……”“唉,怎么会,你不是说好准备告白的吗?你昨晚说了啥还是说你对遥做了啥。”“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然后凛对宗介解释了事情,一脸我弟弟你怎么能这么傻。唉~
         “现在急不得,我先去问问真琴有没有去他那里?”“好好好,哥。快点。”宗介和凛一起到海边,真怜渚也从海上露出来,宗介说了事情。真琴觉得事情生气又无奈。“遥没有来找我们。”深深叹一口气,“因为遥喝药水尾巴需要其它爆发变回才能回到海里,但是我们没有看到他,这……”